05年天涯左央事件胆小的就别进来了

  我敢玩并不说明我胆子有多大,而是我从小就有强烈的好奇心,看到了不亲自做一下会很不舒服。比较流行的几种恐怖游戏我大都玩过,都是一个人进行的,所以需要几个人同时进行的都没有尝试过。

  很早以前我听别人说过晚上12点关灯,在镜子前点蜡烛然后削苹果,说是能看到前世的自己。于是那一夜我兴奋的一夜没睡,早就准备好了道具,镜子是我从我妈梳妆台上拆下来的。好不容易熬到12点便迫不及待地进行游戏。当时心里确实毛毛的,削苹果的手一直抖啊抖的。可是一个苹果削完了什么也没发生。不甘心又削了一个,接着又削了一个,反正削了5、6个苹果,后来困的实在不行了就睡觉了。我妈早上叫我起床,发现满地的苹果皮,和她的镜子,以及一干的道具,吓的半死,还以为我梦游或者有什么心理疾病。吃早饭的时候跟我爸爸窃窃私语,我就什么也没发生!————————————

  这个游戏说句话确实有点诡异,游戏过程中我好几次吓的准备放弃!后来还是完成了。只是吃那碗饭的时候有点难度,混着香末子,很难吃。好不容易吃完了什么也没看着,在原地呆了一会就回家。可是我走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家,而我从家到这也不过10来分钟。

  这个游戏我是在论坛上看到的。我第一反映就是的。玛丽的历史我是知道的。但是我还是试了,就在昨天晚上。完成以上步骤后,没有人会知道你的会是怎样,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以下是一些可能发生的后果:

  做完之后,果然,镜子里出现了神秘的变化。那是什么呢?我用手擦了一下,是浴室的水蒸气凝结在镜子上!

  不过脑海中还是禁不住浮现出一会儿小姨穿着我的睡衣从浴室中出来的场景……我晃了晃脑袋,涤荡一下我的灵魂,睡书房?想得美!今晚老爸老妈都去参加同学(他俩是大学同学),不一定几点回来呢,我可以先睡他们房间嘛!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响,老妈和老爸换了正装,跟我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跟小姨两个人,哦,还有傻根,我家那条边境牧羊犬,公的。

  在月圆的午夜,在一条没有人的上——小巷子最好(湿气较重的地方,不然是见不到鬼的)。一个人面对着自己的黑影向前走,没走一步就念一次自己的名字,当你走到13步时,就会发现地上有两个黑影,一个是你自己的而另外一个就是你招来的鬼,这个鬼会帮你一个忙但是也会请你帮一个忙(帮什么看情况)。

  这个要等到下个月15才能试,到时候把结果发上来。如果到时候没发的啊证明我已遇到不测,请大家看在我是为献身的份上给我烧点纸钱,我会在晚上12点以后亲自登门道谢的!————————————

  游戏是这样玩的,选4个人。在夜半时分,在一个长方形的空白房间内,将所有灯光灭掉,然后在房间的4个角,每个角站一个人,然后面朝墙角,最好不要向后看。游戏开始时,其中一个角的人就向另外一角走去,轻轻拍一下前面那个人的肩膀。接着,被拍的人就按照同样的方法向另外一个角走(大家走的方向是一致的,都顺时针或都逆时针),然后拍第3个人的膀。

  以此类推,但是,如果当你走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就要先咳嗽一声,然后越过这个墙角续向前走,直到见到下一个人。

  过了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会出现没有人咳嗽的时候,就说明每一个角都有人,但是却一个人始终在走。那么多出来的那个人是谁呢?

  我已经联系好了3个人来玩,明天就可以把结果发上来!————————————

  我见那女人的表情,居然当作什么也没事一样,我很郁闷。再看看周围的人,有几个人在盯着看,而有的人却看一眼后转头看别处了,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悲哀,连当事人自己也不去!

  当时认为两人认识,其实后来一想,看年龄就知道不会是夫妻或情侣了,女的最多才20多岁的样子。 车子又过了几个站,突然,那男人的手居然把女人的衣服拉开,露出了雪白的,哇,当时我都有点激动了,还没等我回过神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么,那男的居然把嘴凑上去,用力的吸。而此刻,却没任何一个人站出来说句话,包括我自己。

  到公司后,我向几个同事讲述了这个事情,因为我也觉得当时做得很不对,同事们听后也是异常, 虽然他们平时里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最后,有人问了我一句话“那男的多大年纪,以后外面的兄弟们看见了把他废了。”

  游戏是这样玩的,选4个人。在夜半时分,在一个长方形的空白房间内,将所有灯光灭掉,然后在房间的4个角,每个角站一个人,然后面朝墙角,最好不要向后看。游戏开始时,其中一个角的人就向另外一角走去,轻轻拍一下前面那个人的肩膀。接着,被拍的人就按照同样的方法向另外一个角走(大家走的方向是一致的,都顺时针或都逆时针),然后拍第3个人的膀。

  以此类推,但是,如果当你走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就要先咳嗽一声,然后越过这个墙角续向前走,直到见到下一个人。

  过了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会出现没有人咳嗽的时候,就说明每一个角都有人,但是却一个人始终在走。那么多出来的那个人是谁呢?

  昨天晚上我一直在上网,3个和我玩游戏的兄弟都是一个单位上夜班的(原来我也是跟他们一起的,只不过我骂了我的顶头给了)。12点下班一起来找我,我们到街上喝了点酒,1点多到李老六家(我们几个就他有一个60多平米的房子,我们经常在他家)。

  几个哥们刚开始不太严肃,嘻嘻哈哈的。灯一关气氛马上就出来了,哥几个不约而同的闭了嘴。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游戏过程中总感觉很压抑,一直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大概转了有20多分钟也没有出现异常,一直都有人在咳嗽。后来又转到小风的时候出现了异常,这狗日的嗷的一声没把我们吓死。老六马上就开了灯,扯着嗓门喊了一声:咋了!

  原来轮到小风的时候他连走了两个没人的角落,也就是说,人不但没多反而少了一个?我们互相看了一下,发现牛子不见了。正当我们的时候门忽然开了,牛子把脑袋探了进来看着我们。我们几个一把把他薅了进来,问他干吗去了。牛子的回答令我们,他说:我喝多了啤酒,上厕所去了!

  这个游戏一直没找到地方玩,说实话这个游戏太恐怖,我也有点寒!————————————

  比较古怪的是我在我们当地一座香火鼎盛的上香时有位老说我一生必遭此劫,施主不必烦恼

  施主不必问,在下不必说,之中早有定数,望施主好自为之!————————————

  三年以后,他终于上线,他换了ID 劝告大家,千万不要再试这种游戏,他泡面之内已经穷困潦倒,公司破产,本来好好的订单,各种可以解释的理由推掉,一个很好的朋友管他借钱,最后却吵了起来,他一生气,一脚踢到垃圾桶。他朋友冷笑一声,说,你不借不借吧,把钱藏垃圾桶里干嘛?他一看垃圾桶,废纸里卷的都是钱....

  左央的手腕上有一道月牙型疤痕,他说,自从左央尝试完游戏以后,他就开始时常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不是瞎子那种看不见,有次他过马,突然没有人了,什么都没有,安静的出奇,于是他开始过马,突然被人狠狠的掐着手腕,突然,好多人,一个大妈死死的掐着他,一辆卡车几乎擦着他过去,由于大妈掐的太狠,进肉了,去医院,肉都翻出来了,所以才留下一个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