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澳门到广州海盗首领的城市攻坚战(组图

  如果没有曾一本的倒下,包括林道乾在内的著名海盗们可能不会那么快就闯出自己的名堂。隆庆二年(1568年),这位出生福建诏安县的海盗首领,率领着自己庞大的船队围困了广州城。面对明朝派来清剿他的名将俞大猷的部队,他仍有余暇在珠江上的海珠寺中题诗一首,对手。

  一年后,被他羞辱过的俞大猷和佛郎机(葡萄牙人)联手,在闽粤交界的南澳一带彻底击溃了曾一本的队伍。曾一本穷遁,俞大猷穷追,最终被擒获。曾一本的海盗生涯自此画上句号。

  之后不久,曾一本就病死于狱中,接着被枭首。作为他的余党,朱良宝、林凤、林道乾等纷纷自立,继续了一段一直延续到明万历中叶的南中国海上的海盗“盛事”。

  曾一本当年在海珠寺所题的诗是什么内容,在历史资料中已经不太容易找到。甚至连海珠寺在哪里,现在的广州人也说不清楚了。因为随着城市的扩张和水陆的变迁,它已经消失在沿江一带的林立高楼和宽阔街道之下了。

  广州城市的生长和珠江关系密切,江中的沙岛可以连成陆地,比如大沙头;某些突出部位也可能在水流冲刷作用下分离出去形成新的岛屿,比如二沙岛。根据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教授司徒尚纪的说法,汉代珠江宽约2000米,之后平均每年以约0.83米的速度淤窄,现在海珠大桥江面仅宽约180米。明代珠江北岸到一德、泰康一带,距今天江岸仍有数百米之遥,因此当年的江中景致,与今天也是大不相同。

  “广州珠江江面上曾经有一个海珠岛,这是现在很多广州人所不知道的。”文博学者陈典松称,“(古代)旧城区的南面珠江江面上有一个小岛,约有六十丈(180米)长,十丈(30米)宽,镶嵌在碧绿的珠江水面,就像一颗闪亮的明珠,显得非常娇美。”这个岛就是海珠岛,更为人熟知的名称是海珠石。

  从地质学的角度看,海珠石是由白垩纪红色沙砾岩构成的特大礁石。其大约西至长堤大马迎珠街的南面,东至今少年儿童图书馆,南北范围乃长堤大马与沿江西之间。南汉大宝元年(958),因见此处风景,南汉王在石岛上建慈度寺,俗称海珠寺。羊城八景中宋代的“珠江秋色”、明代的“珠江晴澜”就是指的海珠岛一带景色。这里也是老广州赛龙舟的重要航段,如清代著名诗人王士祯所言:“海珠石在江中,上有慈度寺,下瞰江水,水带羊城,舴舶渔艇,往来如画图,为粤人竞渡之所。”同治年间,在岛上筑海珠炮台,成为军事要地。第二次鸦片战争时,英军占领此岛,用岛上的红棉树作梯,窥视广州城内的清军布防情况。初年,这里辟为海珠公园。1931年,广州修筑新堤,把海珠石炸去表面,填平北面水道,与北岸连成一片。海珠岛从此不存,唯余迎珠街、连珠街、海珠广场、海珠、海珠桥等街巷地名可供追念。

  作为南方重要的边疆城市和对外口岸,广州城城防坚固。曾一本无法攻入城内,便在城外郊区劫掠。当时珠江航道上船舶密布,不能入城者损失惨重。看着今天平静的珠江航道,很难想象它曾有如此惨烈的水陆攻防战的往事。

  曾一本进抵广州的时间是当年的六月,经雷州、东莞等地一侵掠而来。期间连败明将李茂才、魏翰等人,焚港攻城,似乎势不可挡。

  此前,因抗倭和抗击海盗闻名的广西总兵俞大猷奉调来到广州,准备对付曾一本。不过由于他和两广总督张瀚之间的地域之见和战术分歧,导致武备尚未完全,曾一本正好打中了这个空当。

  按照当时的记载,澳门的佛郎机(葡萄牙人)曾经组成部队助战明军,因其火器犀利,曾一本并没有和他们正面交锋。之后的两三个月间,他又纵掠南澳、玄钟、饶平、诏安等闽粤交界地带。也就在这两三个月中,俞大猷的部队加紧后勤的准备。而曾一本在福建海面与当地明军作战不利,遂招纳倭人,积蓄力量谋求再战。

  曾有研究中国海盗和倭寇活动历史的学者指出,明代的倭寇之患,很多时候并非单由倭寇造成。本土海盗们与倭寇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让倭寇之患燃烧炽烈的原因所在。从曾一本的所作所为中便可以瞥得一斑。

  就在广州的头一年,曾一本曾经接受了明的招安。但仅仅七个月之后,他又击破澄海县城,知县,再度反叛。俞大猷也想诱降他,但却被假投降的曾一本掠去了60艘官军的大战船,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曾一本的诗,写的大概就是这回事。但俞大猷没有让曾一本在海上逍遥太久。他的出击让曾一本掉了脑袋,也让广东沿海拥有了短暂的平静。

  无论在曾一本还是他的战友与后继者林道乾、林凤等人的海盗生涯中,葡萄牙人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消耗曾一本实力的战斗中,澳门的葡萄牙人作为明军的盟友,依靠精良的火器和有效的战术,以较少的人数给予曾一本的队伍很大的杀伤。

  葡萄牙人为什么这么恨曾一本?如果有机会到澳门一走,便可获知其中的一些原因。

  就在曾一本进攻广州的同一年,他也将澳门作为了目标,并且与澳门的葡萄牙人发生了激烈战斗。之后,葡萄牙人开始在澳门修筑城墙作为防御工事,根据现在已经发现的中文和葡萄牙文的历史文献,这是澳门旧城墙最早建立的记录。可以说,曾一本的出现,改变了澳门的城市格局。澳门历史中常争论的葡萄牙人“驱盗得澳门”的中心人物之一便是曾一本。

  根据当时葡萄牙人的说法,在他们这些人到来之前,曾一本在广东沿海海面上没有遇到过什么像样的对手。仗着坚船利炮的葡萄牙人对曾一本并不买账,他决定居民点作为报复。1568年的阳历6月,约在他进攻广州前一个月,由百余艘船舰组成的曾一本的船队出现在澳门海面。由于很多船只和人员在这个季节前往日本贸易,定居点中的葡萄牙人只有约百人。不过他们最终还是击退了曾一本的登陆进攻。曾一本随即在海上对澳门展开了为期8天的围困。之后经过明的介入调停,澳门之围方解。

  曾一本解围退去后,澳门的葡萄牙人开始修筑城墙。十六天内,他们修起了一道长约800米的城墙,并在围墙上安排了数座堡垒,堡垒中架设火炮。虽然由于明朝法律的不允许,这道城墙很快就被拆毁了,但后来葡萄牙人在澳门的居住范围,基本上就是在这堵城墙内发展起来的。数年前澳门老城区被列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老城的历史,其实也是伴随着火与剑走过来的。